這鳥不長這樣喔>.< (幹跟鳥道歉)

【黃于】《 Follow your heart 》 part 1

最後取了個洋名我......應該沒拼錯吧_ ( :c」∠),有點矯情啊^///^

本想過年前要寫完,但看來這是不太可能的事www所以就先發(幹)

只想說也許看了會有點精神分裂吧,我挺蘇的請不要殺我T.T

然後就......新年快樂!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01

不過是個早已知道的答案不是?

他早不是當年那從網遊抓回來的少年,而對方也同樣不是。他們把最青澀的時期都留給了這裡,不同的只是他還在,他卻不在了。

是呢,不會在了。

"我再留一下吧,等等就回去,你們先走。" 沒有回頭,他擺擺手,就說了這麼一句。

阻止了還想說些什麼的隊友,喻文州最後看了他一眼,虛掩上門。

 黃少天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帶著怎樣的表情看完這採訪的。但他想,一定挺難看的吧。也許他總沒自己想的那樣冷靜,下滑身軀,他讓自己陷落在椅子裡,輕嘆了口氣。

銀幕閃爍著,黑漆漆的訓練室裡,只剩黃少天一個人。

 

02

張佳樂退役的那個夏天,百花曾邀請過鄭軒,卻幾乎是立馬就遭到了回絕。事情沒了尾,大家鬧鬧鄭軒後也沒太當一回事。這本該只是件小插曲,但某個晚上,黃少天躺在床上,突然就沒來由的對此感到焦慮,也說不清哪裡出了問題,反正就是不對勁。他怎麼想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煩什麼,只覺得莫名焦躁。最後他從床上坐起,倒了杯水冷靜下,感覺那煩躁感消失後,搖了搖頭,索性也就不管了。

事實是那一整晚他都沒怎麼睡好,恍惚中似乎還做了個夢……不是太好的那種。黃少天撓撓頭,用清水拍了拍臉。不過是個夢,既然忘了就也沒再去想,準時到了訓練室。

"霸圖那裡……噗哈!不是吧,黃少你……這是怎麼搞的啊?"

"這還用說!黃少終於欲求不滿了吧!"

"說說說,是哪位姑娘讓你整晚睡不好覺呀?"

"滾滾滾!說什麼說!隊友愛呢!都有沒有呢有沒有!"

頂著黑眼圈的黃少天,不免被眾人嘲笑了一番。嘴皮子鬧夠了,隊長喊了聲,大家就各自做訓練去了。

"少天。" 隔壁的喻文州沉默了會,出聲叫道。

"嗯?什麼事呀隊長?你叫我?" 黃少天拆下耳機,偏過頭去。

"真沒事嗎?"

"能有啥事!隊長你看我這不是狀態挺好的嗎就是再來個雙倍訓練也不是問題呀!我就是做了個噩夢沒睡好沒事沒事!不說這個隊長你真是藍雨的良心不像他們……"

"我說黃少,這話我們可就不能當作沒聽到了呀!" 沒等黃少天說完,鄭軒突然就從後面冒出頭。

 "你看我們這不是特別擔心你可能光棍的未來嗎?" 李遠接著說。

"我們真是很關心你的。" 宋曉用特別特別認真的神情道。

誰知從開始就沒半人是真坐回了位訓練,喻文州才開了口,一群人就迫不及待的在旁邊探頭探腦伸耳朵,一個個偷偷摸摸的,早巴不得刷下存在感了,這回等到了機會,還能錯過嗎?真心不能呀!

"敢不敢要點臉!你們好意思嗎好意思嗎!本少需要操心這事嗎!需要嗎!我……"

"咳……!" 于鋒率先發現了不對勁。

而後所有人僵硬的回頭。

"呵呵。"

再然後,藍雨訓練室安靜到讓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偷偷望了下。

 

03

"太狠了……"

那天晚上,黃少天一回房立刻就倒了個大字型在床上,他覺得好疲累,心更是特別特別累。倒不全因為加倍訓練,只是早上不知憋了多少句話沒講,中午那點時間根本不夠他發揮,大家累的也沒半個回應。他想了想,覺得這真不能忍,就是不重要,他也一定得找人說說,否則他肯定得內傷。

機會是要靠自己創造的!

這麼一想,黃少天突然就渾身來勁,事不宜遲,他俐落地從床上跳了起來,套了件外套就往門口衝。

"哎呦!我說于鋒你可來的正好呀!陪本少聊天的任務就你了多榮幸!這不是嫌中午說不夠本嗎,來來來這邊這邊,請你喝杯飲料哈!" 一開房門就見剛沖完澡的于鋒從那頭過來,這還煩著要找誰呢,簡直巧到不能更巧,黃少天樂的直接把于鋒抓回了房。

"別客氣呀呆站在門口做啥呢我說!我看看你坐哪裡好……你想坐床還是拉個椅子過來坐呀?我是覺得咱倆都坐床來個促膝長談就挺不錯的你看怎樣?"

"呃,我還是椅子就好……" 于鋒汗言,一出來就受到大量文字泡攻擊,一時之間也沒法很快轉過勁來,虧了他平常也沒少被轟炸過,倒也還在承受範圍內。

"哦是嗎!那我可就不客氣啦我就坐床了!" 黃少天一屁股壓上了床,還順手拍了拍他轉正了擺在前方的椅子,示意于鋒快坐下。

"坐好了哈,坐好了我要說啦!先不說別的就說早上吧,那可把我給悶壞了,憋了一肚子沒地放,隊長又那麼可怕我是說一點點就那麼點可怕,害得我連大氣都沒敢喘下,哎不是說我就怕了呀!就是隊長一聲令下那絕對是服從沒第二句話!" 黃少天盤起腿,調了個舒服的坐姿。

"哈哈,隊長那時要再不說句話,大家能消停嗎?只是沒想到一來就出大招啊。" 于鋒單手擦著頭髮,另隻手整了整黃少天的桌面,沒忍住。

"哈哈哈哈說這個!你那時看到沒?鄭軒那個臉嚇成什麼樣子了看到沒?他只差沒把壓力山大當成咒語狂唸了我說這傢伙怎麼就這麼逗!哈哈哈哈哈!" 黃少天自個想像了一下,裝模作樣的擺著臉,就笑的停不下來。

于鋒看對方笑瘋成那個樣子,也沒好意思說你自己不也嚇的不輕嗎,只是轉身替黃少天倒了杯水。

"你別笑岔了氣,喝口水緩緩。" 待他笑夠了,于鋒將杯子遞了過去,沒注意到嘴角忍不住勾起了微笑。

"哦謝啦!都忘了說要請你喝飲料還讓你幫我倒臥────操!" 黃少天正打算伸手去接,卻忘了自己這還盤著腿呢,動作大,坐的又特別靠邊,一傾身重心馬上就不穩了,瞬間就要往前跌下床。

"……嗚!好險!" 于鋒一把接住了跌過來的黃少天,也沒來得及放下杯子,半杯水就那樣灑落地上。

"很重啊我說……喂!……黃少?" 于鋒兩手抓著黃少天的手臂,對方至少半個重量都壓在他身上,手上還抓著個杯子呢,哪裡有辦法撐得了那麼久,騰不出手卻發現對方一動也不動的。怎麼就突然呆住了,這是怎樣?笑壞腦了?總不能是嚇呆了的吧!

"哦……哦哦哦!沒事沒事!可能真有點累了剛恍神了一下哈哈自個都沒發覺抱歉啊,等等我自己清一清就好你回去休息吧,明早還得訓練呢!" 黃少天總算是回過神,馬上起身。

"哦……那我走了啊?你確定腦袋還行?不用我幫忙?" 于鋒壞笑。

"我呸!滾滾滾滾滾!哪裡會有問題了!聯盟頂尖高智商的腦袋呢容得你質疑嗎!"

于鋒一把門關上,黃少天馬上就跪倒在地上,零縫銜接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 )

© 山雀 | Powered by LOFTER